深度解读

“我”的意识太强大是成功的一大障碍

  • 2016-08-04

  读书的人,大部分是在从书中寻找能印证“我”的内容,从而缺少深究的动力。

  看抗战史,崇拜“我”方英雄,幻想要是“我”自己也能那样,却从来没有去深究日本弹丸之地如何能把中国甚至整个亚洲拖入8年抗战。

  大航海时代如何轰轰烈烈展开?大家只记得哥伦布、达伽马、麦哲伦,没有人关心他们后面坚实的基础:类似于亨利王子航海学校的一批教育机构。美国的霍普金斯大学,中国的协和医学院,都是同样路径。

  马略、苏拉、克拉苏、庞培有各自“我”的资源崇拜,都无法建立恺撒的万世功勋。那么凯撒呢?——什么资源都有一点,但都不是唯一可利用的;什么规则都知道,但没有任何一种规则是不可逾越的。  

  举几个大家熟悉的国内历史人物来看:

  毛泽东打仗,主要是就事论事,不拘泥于常规。

  诸葛亮因为“我”的意识太强,建不起强大的团队,只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如果不是有后来的《三国演义》,他也不会有如此的知名度。

  曾国藩前后两个阶段的巨大反差,来自于对固“我”的破除,之所以能破除,来自于他变态的自我反省能力。

  稍微总结一下:概览大成就的人,都有那么点“邪行”,都不拘泥于常规,而且没有对某一理论过于迷恋。  

  人人心中最大的就是“我”,幼儿期最先觉醒的就是自我意识,自我为中心。长期以来,我们迷恋自己仅有的那一点存量,存量被挑战,第一时间出来狡辩,而不是深思对方是不是有道理?慢慢的,我们习以为常了,而“杀死”我们的,就是这种习以为常,和长久时间里的见怪不怪。 

  【自我意识】,也就是“我”,在人的成长过程中起了很大的正面作用,让人首先学会自我保护。但慢慢的,自我意识会成为障碍,大家开始迷恋自我,固执于自我。

  从找到“我”到超越“我”这两个阶段,中间有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这可能是圣人说的:有的人生而知之,有的困而知之,有的学而知之。圣人没有说最后一句:大部分人一辈子都没有知之。

  “生”、“困”、“学”就是所谓的转折点。

  全球化的转折点发生在大航海时代,大航海的基石是亨利二世航海学校,是学而知之;

  曾国藩的转折点发生在剿灭太平天国遇到重大障碍回家守孝三年的反思,是困而知之;

  有没有生而知之的人呢?天晓得。。。 

  可见,无论是一个人,一个组织,甚至是一个种族,一个物种,都会有这种转折点。

  回到电竞馆的管理,已经找到“我”了吗?那又什么时候打算超越“我”的故步自封,走向转折?

点我加盟 最大化

*
*
姓名不能为空。

声明:本人在申请中所填写内容均属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