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如果毛主席开电竞馆…

  山,
  快马加鞭未下鞍。
  惊回首,离天三尺三。

  山,
  倒海翻江卷巨澜。
  奔腾急,万马战犹酣。

  山,
  刺破青天锷未残。
  天欲堕,赖以拄其间。

  最近改行写诗了,看我这首诗吟得怎么样?

  鼓掌的都要拉出午门斩首!居然连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诗都不认得。当年两万五千里长征,翻山越岭,毛主席他老人家爬呀爬,实在爬不动了,又不好意思说,灵机一动对左右道:“重山峻岭,气象万千,不如我们作诗吧。”一篇大作就这么诞生了,众人叫好,主席心中暗道:自瑞金以来,我已酝酿一路了,大家还以为我出口成章呢。

  后来我爬山的时候,每次爬呀爬,爬不动了,就默念一下他老人家这首诗,顿生红军长征般的豪迈气概,区区小山岂在话下。可见精神力量是多么巨大!

  以上纯属玩笑。

  利用周末两天时间,突击补习了《长征》,感触良多。可以说,这条长征路线,一大部分(出川之前)是蒋有意为之,逼迫红军走出来的。所谓长征,实际是逃命啊。抛开“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这样的话题不谈,从当事人的角度更实际的看待长征中的各方得失更有意义。

  现在的观点来看待蒋的历史贡献,已经不像之前的一味贬低了。实际蒋当初对于“抗日”的决策,是基于对中国现实情况考虑的:中国的国力和政情民情,很难与日本抗衡。

  有很多点考虑,红军的长征,给了蒋解决其中一个问题的条件:削藩裁军。这是有战略眼光的。当初的中国,实际上“藩镇”纵横。我想蒋一定对于春秋战国一段的历史感受颇深,如果对日战争之前不解决这些藩镇,很容易给日本各个击破提供条件:

  威逼利诱,扶持出几个类满洲的国中之国,特别是云贵川一带天高地远,军阀实力又强的地方,把中国搞成战国时期那样的局面再分而食之不是太难的事。所以对于蒋来说,抗日前必先削藩,他要“借剿共以收复西南”,最后,实际他这一战略目的基本达成。

  当然,如果搂草打兔子,把我军顺便消灭了也是计划内的另一目标,但实际情况是:他不光没有消灭,还帮助中共锻造出来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和战斗力极强的军队,这是蒋当初没有想到的。中共与军阀之间实在存在太大的不同。

  看长征,因为一个李德的原因,大部分人对电视剧里经常出现的“共产国际”是没什么好感的。但实际上,“共产国际”的价值,正是红 军能顺利完成长征并取得天下的关键。中共与藩镇相比,其最大的优势有三:

  第一,有明确的政治主张;

  第二,有规范的组织架构;

  第三,有现成的案例参照。

  明确的政治主张吸引了大批优秀的干部(包括毛泽东),在局面艰难的时候有所依托;

  规范的组织架构,一方面确保了权利和责任的统一,另一方面确保了核心领导层的自省和自我更新,确保了红军不是某一个人的部队,不因个人情绪高低、状态好坏而转移,胜则举杯相庆,败则拼死相救。

  而现成的案例,使得中共不用事事重打锣鼓重开张,参照国际经验依中国现实调整即可。有这些基本因素的保障,才有可能在极困难的局面下打造出一支铁军,才会有几大方面军各自努力最后胜利会师的感人一幕。否则,“逃跑”会成为常态。

  “共产国际”最大的价值就体现在这里了。在这种框架下,再看长征途中各种可歌可泣的故事以及毛主席高超的军事指挥艺术才更有味道。

  反过头来再看各“藩镇”:保地盘做大王,个人利益大于一切,领导与下属,整个古代皇帝与大臣的关系,胜则争功夺利,败则树倒人推。最终只能因不断的“形势所迫”一次次失去主动最终沦为棋子。

时间窗口期:“过了这村儿没有这个店儿”

  战争相对于生意,要残酷的多,但很多规律法则是相通的。除了“政治主张”、“组织架构”之外,还有一个,叫做时间窗口期。通俗讲叫“过了这个村儿没有这个店儿”。

  在战场上,逃命的错过了时间,会被合围而歼。长征中红军的每次转移,都是跟时间在赛跑:四渡赤水、抢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很多看过《长征》的人一定记得那个冒着暴雨和敌军的堵截,用两天两夜的时间跑完340里到泸定桥的奇迹,错过时间则全军覆没;同样的,攻击方错过时间,就会被敌人溜走甚至形成反包围。如果说红军进川之前都在蒋的规划之内的话,那渡过金沙江,取会理、夺泸定桥过乌江、翻越夹金雪山到懋功与四方面军会师乃至最后过草地直至陕北完全跳出包围圈,就超出蒋计划的范围了。

  而这时候,全国抗日的呼声已经大到让蒋无法忽视,不得不调转枪口对日作战,最终失去了消灭我军的机会。

  实力相当的对手之间,打的几乎就是一个时间,弱者对强者更不用说了。各位可以回想自己之前的经历,成与不成之间,是否都能找到时间的影子:

  张三找了个好位置开店,突然发现隔壁李四比他提前一周开业,本来躺着干就行,结果要累死累活。对张三来说:窗口期就是一个周而已;

  两对儿夫妇都偷摸生了个二胎,一个2015年12月31晚上出生,罚款!一个2016年1月1日早上出生,免费上户口!这这这……几个小时之差。

  看来时间这东西,晚了不行,有时候早了也不行,因情况而定。

  以上所举只是小的战斗性窗口。对于蒋来说,除了一个一个战术战斗型窗口外,还有一个大的时间窗口:国内国外对于抗日的呼声。蒋没有在这个呼声大到不可忽视的时候消灭中央红军,也就永远的失去了机会。

  电竞馆投资有时间窗口吗?有!关于这个时间窗口,我的理解已经在《2015年后的网吧行业究竟会怎样》一篇中说明过了。

  每次想到这里,我都痛心疾首,怎么大家身为行内人士,要靠这个吃饭的,居然没有相当的紧迫感!

  后来我听到一段对话,知道原因了。

  “老王,好久没见你了,最近生意咋样啊?”

  “别提了,今年网吧生意不好做啊,我实在没办法了,你有什么好招儿没?”

  “搞电竞啊!现在所有人都在搞电竞,阿里、苏宁,连万达都要进来了,绝对是个能把猪都吹起来的大风口,网吧里赶快上啊!”

  “电竞这么牛逼吗?就是咱这点小生意,怎么跟人家比啊?”

  “这太简单了,回去把你网吧改造一下,弄个电竞舞台,养个战队,隔三差五打个比赛,发发朋友圈儿,齐活儿啦,包你生意有起色。”

  老王捧着包治百病的九阳神功心法秘籍,如获至宝的回家了。

  然后?没有然后了,我就听了这么一段。我只知道:老王很高兴,心里琢磨着终于踏上“电竞”的船了。

  被人骗并不可怕,自己骗自己就不对了,拿着自己骗自己的理由去骗别人就更不可原谅了。

  电竞产业的钱究竟在哪里? (反正不在网费里)

  老王真的能赚到电竞产业的钱吗? (不能)

  老王的那位损友所理解的电竞真的是电竞吗? (半毛钱关系没有)

  作为单体投资人有机会赚电竞产业的钱吗? (能,但单靠自己不行)

  如果能,有时间限制吗? (有,不长了)

  市场留给我们的时间还有多久?

  我们要怎么做? (以前说过了,跟“规模”、“规范”“速度”有很大关系,甚至是“别无他途”的关系,这也只是必要非充分条件)

  仔细想想这些问题,试着找到这种感觉:隐约看到一扇大门在缓缓地关闭,一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油然而生。

  这样有点抽象,不妨换个通俗的方式来理解这个问题:你急着上厕所(时间真的很紧迫),这时最重要的是什么?

  那位说:“努力憋着!”真乃神人也,佩服佩服!“英明”的李德顾问也不过如此。除了这位天赋异禀的仁兄之外,大部分人应该是这样的:先要赶快找最近的厕所,然后用不输博尔特的速度奔过去。

  所以说,时间窗口面前最重要的是要快速做出正确的选择。国军进攻延安时,面对所有人力保延安的呼声,又是毛泽东: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留。

  面对同样的形势,如果是李顾问,选择就会是这样式儿的:“伟大的布尔什维克是战无不胜的!我们要不顾一切火力,奋勇前进,坚决无情的被敌人消灭!哦错了,应该是坚决无情的消灭敌人!”

  不同选择不同命运。时间窗口面前,选择比努力重要。

  总体来说,大的选择有三个:

  要么继续熬着,熬习惯了就好了;

  要么彻底远离这个行业,一了百了;

  要么找到你的“共产国际”,明确战略方向,加快速度,并用更聪明的方法做大规模。

  需要再次提醒的是:要赚电竞产业的钱,一定的规模很重要,并且现在做大的方式也不像以前那般繁琐(请参考毛主席大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据说新希望集团刚刚1.7亿收购久久丫20%股份。一个卖饲料的,入股卖鸭脖子的,难道是新希望老板喜欢吃鸭脖子吗?还是有钱没地儿花股票又不好炒,直接炒公司了?如果你是个体卖鸭脖子的,有机会加盟久久丫,你会怎么做?


专栏简介:

冯言风语,是微信公众号【明基电竞大联盟】的原创专栏。专栏撰稿人冯老师说,作为一个电竞圈儿内的人,虽然总想说点别的,却偏偏跳不出那个圈儿。

上一篇:  能看清多远的过去,就能看清多远的...

下一篇:  上过无数堂课,还是开不好一个网吧...